提瑞法斯林地。充满瘟疫的空气,摊开的日记。

“我们确实不知道巫妖之王耐奥祖所领导的天灾现在的计划,但都对我们曾经故乡越来越多亡灵、强大通灵师、巫妖的入侵所预示的前景而感到害怕。在战场战斗高傲的像一个战士那样死去是一回事。每天我都乐意去面对死亡。但战斗时知道自己死后不能清净,而是被瘟疫感染变成一具腐烂的生物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天灾向所有人开战,联盟、部落、燃烧军团甚至无辜的平民。你也许以为,和这么多敌人开战它应该会失败,但它没有。它更兴旺了,因为它们得到了我们在战斗中失去的曾经肩并肩的勇士。”

As The last ship sailed towards the distant horizon

当最后一艘船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

I sat there watching on a rock

我在岩石上凝望

My mind slowly drifting away

任思绪如烟般慢慢弥散

Forming into my… Dreamtale

编织成我的…梦境传说!

被遗忘者的哀歌

不知是过了多少年,当沉睡的灵魂再次苏醒,当支离破碎的肢体挣扎着爬出木棺,一个声音告诉着我,你活下来了…可我知道,这再也不是我所曾经驾驭的骨骼。瘟疫腐蚀了我的身体,希尔瓦纳斯女王唤醒了我已死去的灵魂。我被亡灵魔法奴役只剩下牵连着骨头的躯壳。高等精灵的徽记,圣光之力,早已离我远去!

我努力搜寻着有关前世的记忆,只模糊记得洛丹伦的沦陷,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军团血腥的屠城。只模糊记得倒地时瞑目的那一刻,耳边孩子的哭喊,亡灵的尖啸。

恍惚是从梦中再次醒来。

眼前是一片废墟,曾经的洛丹伦首都地底深处,皇家陵寝已被改造成了我们被遗忘者的基地——幽暗城。

“我们既非生者也非死者,我们将被活着的和死去的遗忘。以亡灵的身躯,我们再次回到了我们曾告别的世界上,可我们永远无法回到我们曾经活着的那些日子,永远无法回到那些我们曾经爱过的人的身边。我们是存在也是诅咒,因此我们遗忘过去,并且被过去遗忘。”

哦,是的。我们是被遗忘者。

曾经的家园被蹂躏,曾经的族人被灭绝, 我们的第二次苏醒,注定我们不再是一个生命。我们仰仗着前世早已腐烂的肉体重生,回到了曾经为家园战斗过守护过的土地,我们的归来是注定带着复仇的意志,我们的归来是注定带着嗜血的渴望。

当我以一种阴冷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亡灵天灾面前,悄无声息的逼近着我的猎物,我已明白,圣光之力、邪恶力量,不过是两种战斗的方式。

前世的记忆不属于我,我努力着忘着我的回忆,因为我清楚的记得,人们看到我时异样的眼神,我早已不是他们,人们不会在意一具亡灵,关于我们,注定是被遗忘者。

日复一日,奔波在这土地上,为了复仇,为了守护幸存的族人

曾经的圣骑士、现在的潜行者。刺杀的面具、堕落的王冠…

可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,我仍会像以前那样,坐在提瑞斯法林地靠近大海的悬崖上,想着那些美好的日子,有妻子的温柔,有孩子们的玩闹…

佝偻的身材,落在天边圆圆的月…

或许他们也都忘了我吧。

那些所爱的人,斑黄的照片,墓碑前渐渐淡下去的哭泣。

秋风。秋叶。落花。枯草。

沉睡的日子太久太久,我自己也忘了自己的埋骨之地。